基克拉迪肥臀女性大理石神像

爱琴海,新石器时代晚期,约公元前5000-4000年

材质

大理石

大理石

大理石

大理石

大理石

大理石

大理石

大理石

大理石

尺寸

高: 12.7厘米

编号

19364

价格

价格另洽

Download PDF

咨询

  • Hidden
  • Hidden
  • 这个字段是用于验证目的,应该保持不变。

概述

这尊雕像是用一块漂亮的灰色大理石雕刻而成的。与其他新石器时代的石雕不同的是,这尊雕像平衡得很好,甚至可以独立站立:这表明这尊 “神像”可能是为了能垂直放置和观看的明确目的而雕刻的。这是爱琴海新石器时代大理石艺术中,一种罕见但反复出现的类型,也是一尊精心制作的优秀范例:双臂对称的站立女性。这些女性形象过于夸张的‘神像’,通常被称为steatopygic(希腊语中 “大屁股”的意思)。

该雕像的结构是一个令人惊讶的对比研究:宽大的轮廓和相对较大的腿部尺寸,由身体的上半部分所平衡,尽管有一定的风格,但造型更自然,不那么夸张。这尊雕塑给人的丰满印象,不仅表现在体积上,而且还表现在作为轮廓和解剖学细节特征的圆形线条的组合上(椭圆形的脸、二头肌的形状、腹部、大腿上方的线条、臀部等)。

圆柱状的颈部支撑着一张椭圆形的脸,下巴很柔和,但仍然很尖。鼻子呈直线状,而嘴巴(鼻子下方的一个小凹槽)和眼睛呈水平状。耳朵只是用一条沿着下巴曲线的线来表示。在脸部上方,一个长方形的保护装置,可能被解释为一种头饰,是一种小型的帕洛斯头冠(polos)装饰。肩膀和折叠的手臂,形成一个大的、略微凸起的、边缘圆润的矩形,这是青铜时代基克拉迪雕像交叉手臂设计的前身。在手臂的末端,有一个平坦的区域标志着手的位置,双手之间明显分开;两个非常简单的水平切口表明手指的存在。胸部被隆起的手臂肌肉所覆盖,尤其是肱二头肌;躯干的背面是平的,但一条切割的线勾勒出手臂的精确轮廓。在腰部以下,女性轮廓突然变粗,在腹部、臀部和膝盖上方,形成许多脂肪褶皱。阴部被两个三角形的切口精巧地勾勒出来,并以突出的圆形腹部为界;肚脐没有显示。腿部结构用一个水平切口区分了臀部和大腿,该切口也表明了膝盖的位置。分隔左右腿的线,从公共区域的顶部开始,一直延伸到臀部;在膝盖的顶部,这条线变成了一条深沟,将人像的小腿和脚踝分开。脚只是两个扁平的残肢,没有任何脚趾的迹象。

尽管其设计风格完全是新石器时代的,但与同一时期的其他雕像相比,这尊雕像表现出了一定的形式演变:面部的许多细节,小型帕洛斯头冠(polos)装饰和造型良好的躯干——尽管仍然保留着矩形的基本形状——这些元素让我们能够将这尊雕像的年代,确定为新石器时代的最后阶段,可能是在公元五千年左右。从正面或背面看,其轮廓似乎已经类似于所谓的Plastiras雕像,这是公元三千年著名的基克拉迪交叉双臂雕像的前身。

这些类型的陶俑和石头雕像,在古希腊世界的所有主要地区都有发现,包括希腊大陆和岛屿(马其顿、色萨利、伯罗奔尼撒、阿提卡、基克拉迪和克里特)。从风格上看,更精细的头部处理(解剖细节,帕洛斯头冠(polos)装饰)可能暗示了这种 “神像”的一个更具体的起源地:特别是在希腊中部的色萨利(Thessaly),这种细节是新石器时代雕塑的一个典型特征。

拟人雕像(Anthropomorphic figurines)是新石器时代古希腊最著名和最受欢迎的作品之一:拟人雕像通常是用陶土制成的,而石头(大理石)或贝壳的例子,则更为罕见,可能是在稍晚一些的时候出现的。拟人雕像的大小在10至15厘米之间,尽管有时可以达到非常大的尺寸。虽然有男性和动物的雕像,但女性雕像显然是最著名的。她们的姿势千差万别(站着、坐在地上、坐在椅子上、怀里抱着婴儿),但主要有两种姿势:站着或坐着,都双手交叉。这些雕像反映了整个新石器时代并存的两种艺术风格:一种是比较自然主义的风格(参见这尊雕像),另一种是更具示意性的风格,肢体粗略,没有解剖细节(参见小提琴形状的雕像)。

拟人雕像的意义至今仍有争议;从考古学上看,新石器时代的小雕像,几乎全部来自有人居住的地方,而不是来自墓地:因此,我们可以排除丧葬用途。发现拟人雕像的地方,通常与生产不同类型的物品(珠宝商、陶工、工具制造商、织布工的“车间”)或保存和准备食品(储藏室、烤炉)有关。根据这些线索,今天的趋势是将这些雕像,与仪式和功用(例如保护食物)或科学知识和技能的传播,联系起来。也有可能这些雕像和模型是作为婴儿的玩具,起到教育的作用,但也可能是启蒙的作用。

最流行的理论之一是宗教意义:这些雕像被认为代表了伟大的母神,在史前时期,她是一个关键的神话人物。母神是人类繁殖力、牛群和田地繁殖力的保护者;从古近东到中欧和西欧,崇拜这尊雕像的地区幅员辽阔、地域迥异。对雕像性特征的夸大及其丰满的体态,是支持这一假设的最佳论据。

状况

除了脚的前部和左前臂有轻微磨损之外,这尊雕像完好无缺。除了左边大腿和小腿的侧面有轻微磨损,脸部有几处风化现象之外,该作品保存完好。头部前部和后部都有一些锈色沉积物和污渍,除了头部后方和臀部的小面积之外,雕像后部几乎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泥土涂层。在涂层开始的地方,也有清晰的分界。这表明,该雕像被仰卧埋葬在一个潮湿环境中,这不仅促进了薄涂层的形成(适当的清洗可能会减少或去除),而且也促进了现在有些地方出现的更重的凝结物。大理石的正面大多是较浅的灰色,侧面则是较深的灰色,很可能背面也是如此。

出处

1995年以前的艺术品市场;

曾由美国私人收藏家收藏,纽约,1995年5月3日获得。

参考文献

GETZ-GENTILE P., 《早期基克拉迪雕塑的个人风格》(Personal Styles in Early Cycladic Sculpture),美国威斯康星州麦迪逊(Madison),2001年,pp. 1-6, p. 173, pl. 1, a1-3。

GETZ-PREZIOSI P., 《北美收藏的早期基克拉迪艺术》(Early Cycladic Art in North American Collections),Richmond,1987年,第126页,编号1。

PAPATHANASSOPOULOS G.,编, 《古希腊新石器时代文化》(Neolithic Culture in Greece),希腊雅典,1996年,第311页,no. 230, p. 318, no. 239。

THIMME J.,编, 《基克拉迪群岛的艺术与文化》(Art and Culture of the Cyclades),美国芝加哥,1977年,第3号;9-10号,12号。

GIMBUTAS M. 等人,《阿喀琉斯宫:希腊色萨利的新石器时代定居点》(Achilleion, A Neolithic Settlement in Thessaly, Greece)美国洛杉矶,1989年,pls. 348, 356-359。

VON BOTHMER D.,等人, 《过去的辉煌,来自S.White和L.Levy收藏的古代艺术品》(Glories of the Past, Ancient Art from the S. White and L. Levy Collection),美国纽约,1990年,第6页,第2号,及第13-15页,第8e号。

WEINBERS S. S.,《新石器时代古希腊的拟人石雕》(Anthropomorphic Stone Figurines from Neolithic Greece),载于THIMME J.的 《基克拉迪群岛的艺术与文化》(Art and Culture of the Cyclades),德国卡尔斯鲁厄(Karlsruhe),1977年,第52-58,208-220,415-425,第1-24号。

LIGABUE G., ROSSI-OSMIDA G., 编, 《母亲女神》(Dea Madre),意大利米兰,200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