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占庭黄金首饰套装,项链饰有大奖章,带财富女神和希腊神话英雄柏勒洛丰(Bellerophon)图案,手镯饰有仿制徽章

公元6世纪

材质

黄金

黄金

黄金

尺寸

长: 52厘米

直径: 8.2厘米

编号

1415

价格

价格另洽

Download PDF

咨询

  • Hidden
  • Hidden
  • 这个字段是用于验证目的,应该保持不变。

概述

这套美丽而稀有的首饰套装,由一条带奖章的编织项链和一个带徽章的手镯组成。项链和手镯的图案,显然是神话世界。在古罗马帝国最初的几个世纪里,这样的主题仍然主要出现在奢侈品上,显示了古典文化的持久传统。

这条项链由一条编织链制成,链扣由两个模仿帝国硬币,具有串珠边的小圆片组成(伊索尔王朝的泽诺·塔拉修斯 Zeno Tarasius the Isaurian, 430-491?)。链子通过模制的矩形元件,连着一个大奖章,该矩形元件利用铰链,连接项链和大奖章。这枚大奖章,由两块镶有串珠边的锤制金片组成。金片是在一个基体上敲打而成的,以形成装饰图案。两面的场景,由两个同心圆的装饰性雕带所环绕。一面是财富女神的形象。她坐在宝座上,头戴堤喀(Tyche)王冠,手持丰饶角(cornucopia)。女神左侧的祭坛上,摆放着祭品。双蛇杖(caduceus)很明显,由两条蛇组成:一条在女神的脚下,另一条缠绕在左边的树上。这些特征的叠加,是拜占庭时期的特征,这些叠加来自于像酒神巴克斯(Bacchus)和黑月女神赫卡忒(Hecate)这样的地神,或者来自于传统的信使之神墨丘利(Mercury)的代表。后者将古代神话人物解读为寓言人物或善恶模范人物,使之融入新的基督教理性之中。因此,古代神话人物传统表现形式的叠加,表现出一种完全不同的逻辑,这种逻辑是基于基督教评论家解释的内容,或拜占庭作家对神话的改写。这枚大奖章的另一面,描绘了英雄柏勒洛丰(Bellerophon)和马神珀伽索斯(Pegasus)的静止状态。英雄笔直地站在中间,在前方,带翅膀的马于一棵树下喝水,树向场景中心延伸。英雄柏勒洛丰以四分之三的视角,出现在对立位置。他把头转向左边,拿着一支古罗马重标枪(pilum)。大奖章褪色的下部让细节难以辨认。一个斜倚的身影躺在英雄的脚下。这可能就是英雄打败的怪物奇美拉(Chimera)。

这种构图,相当准确地参照了著名的柏勒洛丰(Bellerophon)银盘的图案,该银盘保存于日内瓦艺术与历史博物馆(Musée d’art et d’histoire in Geneva),可追溯到6世纪。银盘上没有怪物奇美拉(Chimera)。这个场景的表现形式不多,而拜占庭时期的就更少。我们只能提到另外两件与马神珀伽索斯(Pegasus)和英雄柏勒洛丰(Bellerophon)有关的作品,分别可以追溯到4世纪末5世纪初和5世纪:一块毗连的大奖章和一块镂空的象牙牌,现存于大英博物馆,曾属于马斯克尔(Maskell)的收藏品(Vollbach n. 67)。在这两件作品中,人和马都是在与怪物奇美拉(Chimera)的战斗中出现的。

因此,这枚大奖章的图案非常特殊,不仅保留了神话中的象征,而且英雄柏勒洛丰(Bellerophon)和马神珀伽索斯(Pegasus)的场景极其罕见。珠宝的形状也极为罕见。只有少数几件作品与其相似。美国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敦巴顿橡树园的(Dumbarton Oaks)收藏品中(Inv. 5826),保存了一条类似的项链。项链和大奖章之间的连接元素,已经不幸丢失。奖章的一面是皇帝半身像,另一面是站立的酒神狄俄倪索斯(Dionysus)。大奖章主题中类似的世俗选择,呼应了当时伟大人物的辉煌,那个时代古典文化与基督教表现形式密切接触,毫无顾忌。

大奖章所使用的技术,也应用于当代的一些珠宝(手镯、搭扣、其他类型的项链、腰带)。这些大奖章,有时会复制帝国大奖章或引入宗教象征。一条6世纪的婚礼腰带,就是如此,腰带的一面表现了基督和配偶,另一面表现了与耶稣诞生有关的场景(天使报喜、眷顾、耶稣诞生和牧羊人的崇拜)。

这条腰带除了与大奖章有相同的工艺外,还与这条项链附带的手镯上的小徽章,有着极佳的相似之处。手镯是由一个大的截形环组成,其优雅的扩口端装有铰链,固定着三个仿制徽章。徽章相互连接,形成链环。财富女神的两幅半身象,描绘的是戴着葡萄叶冠、手持法杖的人物。通过其传统特征(王冠、丰饶角、麦穗、丰富的装饰品),很容易辨认这是财富女神。中心人物类似于前述婚礼腰带上的小徽章。这些小徽章,将命运女神堤喀(Tyche),与戴着葡萄叶冠的酒神狄俄倪索斯(Dionysus)同伴的雕像交替出现,并手持酒神杖(thyrsus)。其姿态和属性与手镯中央徽章的图案相符。值得再次注意的是,酒神的游行队伍,与命运女神经常联系在一起。

出处

1960年以前的艺术品市场;

曾由欧洲人私人收藏,约1960年;

瑞士人私人收藏,于1993年购得。

参考文献

Baldini Lipp olis , I.,《第四和第七世纪之间君士坦丁堡帝国的金饰工艺》(l’Oreficeria nell’impero di Costantinopoli tra IV et VII secolo),意大利 巴里(Bari)1999年,第36页,图15,第44页,图19,第48页,图22,第123页,图55,
第139-140页和第182-183页。
Kalavre zou, I.,《拜占庭女性及其世界》(Byzantine Women and their World),纽黑文和伦敦,2003年,第229-230页,编号131,第251页,编号143-144。
Wamser , L.,《拜占庭世界,欧洲的东方遗产,一个千年文化的辉煌、危机和存续》(Die Welt von Byzanz, Europas östliches Erbe, Glanz, Krisen und Fortleben einer tausendjährigen Kultur),德国慕尼黑,2004年,第484、485、500和505号。
Durand , J., 和 alii , Byzance。 《卢浮宫博物馆的展览目录:法国公共收藏中的拜占庭艺术》(L’art byzantin dans les collections publiques françaises, exhibition catalogue of the musée du Louvre), 法国巴黎,1992年11月3日至 1993年2月1日,第133页,第89号和第134页,第90号。

有关英雄柏勒洛丰(Bellerophon)和马神珀伽索斯(Pegasus):
LIMC, 第七卷,Pegasos(马神珀伽索斯),第一卷,第223页,第二卷,图139、143和180。
Volbach , W. F., 《古代晚期和中世纪早期的象牙制品》(Elfenbeinarbeiten der Spätantike und des frühen Mittelalters), Main 1952年,第44页,67号,图20。
有关饰有仿制徽章的手镯:
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展览目录:早期基督教和拜占庭艺术,1947年4月25日至6月22日,由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Walters Art Gallery)主办,
巴尔的摩,1947年,图CXIX。

其他博物馆的类似馆藏

格伦凯恩博物馆

美国宾州,布林·阿西恩(Bryn Athyn)

敦巴顿橡树园博物馆

美国,华盛顿D.C.

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

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