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罗马双柄溅花玻璃瓶

古罗马, 古罗马, 古罗马, 古罗马, 古罗马 · 公元1世纪

材质

尺寸

高: 16厘米(高:6.29英寸)

编号

3276

价格

价格另洽

Download PDF

咨询

  • Hidden
  • Hidden
  • 这个字段是用于验证目的,应该保持不变。

概述

该器皿由紫色玻璃吹制而成,上面装饰着“斑点”,这些斑点完全嵌在坯料的主体中:斑点可能有黄色、蓝色和白色。球形的瓶身,由一个略微扁平的凹底支撑,为容器提供了良好的平衡。高大的圆柱形瓶颈末端,是一个宽大的瓶唇,有一个垂直的厚边。两个手柄并不完全相同,也不在瓶肩和瓶颈的同一高度。手柄是由紫色玻璃制成的圆形“缎带”,通过一个大的“折叠旋钮”连接到表面。
鉴于多色玻璃目前的状况(当然没有原来那么明亮和有光泽),这个玻璃瓶因其出色的保存状态,以及工艺和艺术质量而引人注目。溅花玻璃的工艺在罗马帝国时代早期非常流行,特别是在朱里亚·克劳狄王朝时期(Julian-Claudian,罗马帝国建立者屋大维与其家族形成的王朝,是罗马帝国第一个王朝);在公元1世纪的最后几十年,这种工艺趋于消失。

当然,这种器皿是模仿著名的“Millefiori”(在意大利语中意思为“一千朵花”,是一种充满花卉图案的穆拉诺玻璃的名称)模制花瓶制作的,后者也是奢侈品:为了获得相似的美感和同样独特的效果,由于使用了吹风罐,溅花玻璃器皿的制造得到了简化和加速。多色斑点是通过将种子或不透明的玻璃粉末撒在轻轻吹制的坯料上而获得:由于加热(坯料先加热后继续吹制),彩色的种子与透明的玻璃混合,形成非常明亮的随机溅花玻璃装饰。在最后的造型过程中,这些斑点会根据玻璃工匠对坯料的动作而改变其形状并在花瓶上“移动”:斑点通常在较宽的区域(花瓶的球体)变得更大、更圆,在瓶颈处拉长甚至变尖,或者在坯料旋转时呈螺旋状。

色彩丰富是这些器皿的一个关键元素:背景通常是蓝色(最常见的颜色),通常装饰有白色、红色或黄色的图案;其他花瓶由琥珀色、无色透明或更罕见的紫色玻璃制成,如我们的这个花瓶。

最常见的形式是小型双耳罐(amphora),可能是用来盛装酒水的。各种版本的单柄瓶和香脂盒(balsamaria)也广泛流传;圆瓶(aryballoi,古希腊使用的一种球形小烧瓶,颈部狭窄)、Cantharoi、无柄小罐或像我们的溅花玻璃瓶一样的小瓶子则更少见。

大多数的溅花玻璃瓶或玻璃碎片,来自罗马帝国的西部或中部地区,特别是位于阿尔卑斯山地区的遗址(意大利北部、提契诺州(Ticino)、文多尼萨(Vindonissa))。其他作坊可能存在于爱琴海和黑海地区,也许还有叙利亚-巴勒斯坦地区。

状况

保存完整且状况良好,有轻微的石灰石沉积物和五彩斑纹的痕迹。略有磨损,哑光表面;斑点的颜色略有褪色(特别是黄色,在颈部仍然可见);在底座下,有一个旧的库存编号。“B190”为黑色字样。

出处

曾由Benzian收藏,瑞士卢塞恩,1984年之前。

苏富比拍卖行,英国伦敦,1994年7月7日,拍品134。

出版记录

《三千年的玻璃艺术》(3000 Jahre Glasskunst),瑞士卢塞恩, 1981年,第75页,第235号;

KLEIN D. – LLOYD W. (编),《玻璃的历史》(The History of Glass),英国伦敦,1984年,第27页(彩色板);

苏富比拍卖行,英国伦敦,11994年7月7日,拍品134。

《水晶七号》(CRYSTAL 7),Phoenix Ancient Art出版,瑞士日内瓦-美国纽约,2017年,第11期,第68-71页

展出记录

TEFAF纽约秋季展,2017年10月

参考文献

关于溅花玻璃的工艺,请参阅:
BERETTA M. – DI PASQUALE G., 编,《玻璃制品,古罗马世界中艺术与科学之间的玻璃》(Vitrum, Il vetro tra arte e scienza nel mondo romano), 意大利佛罗伦萨-米兰,2004年,第56-58页,图16-17。
BERGER L.,《文多尼萨的古罗马玻璃》 (Römische Gläser aus Vindonissa), 瑞士巴塞尔(Basel),1960年,第33-34页。
FREMERSDORF F. 《表面有彩色斑点的古罗马玻璃》(Römische Gläser mit buntgefleckter Oberfläche),摘自《奥古斯特·奥克斯的纪念册》 (Festschrift für Auguste Oxé),德国达姆施塔特(Darmstadt),1938年,第116-121页。

关于类似的溅花玻璃器皿,请参阅:
BIAGGIO SIMONA S.,《来自今天提契诺州土地的古罗马玻璃》 (I vetri romani provenienti dalle terre dell’attuale cantone Ticino), 第一卷,瑞士洛迦诺(Locarno),1991年,第235-240页。
HARDEN D.B., 编,《凯撒的玻璃》(Glass of the Caesars),美国康宁·英国伦敦·德国科隆,1987年,第101-102页,第109-112页,编号42-45。
KUNINA N.,《俄罗斯冬宫藏品中的古代玻璃》(Ancient Glass in the Hermitage Collection),俄罗斯圣彼得堡,1997年,第107、109、149-152、155页。

其他博物馆的类似馆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