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尔图(Urartian)青铜顶饰:狮魔造型

公元前8-7世纪

材质

尺寸

宽: 7.9厘米

高: 13.6厘米

编号

3252

价格

$90,000

Download PDF

咨询

  • Hidden
  • Hidden
  • 这个字段是用于验证目的,应该保持不变。

概述

这只狮魔造型坚实,面向前方,给人以强大的印象。向上弯曲的犄角从巨大的头部升起。圆圆的、鼓鼓的眼睛,突出的、有横纹的口鼻,张开的、呲着牙的大嘴,都传达出一种警惕的威胁感。两只略微弯曲的埃及式翅膀,从肩膀上长出,位于头部两侧;翅膀的厚度表明为单独制作,并在初次铸造后与身体接合。

该顶饰的底部相对平坦,一对初步成形的爪子从胸部伸出,表明这个怪物本来是要刻画成坐姿的。这件作品只保留了狮魔的前半部分:背部有镂空插孔,是用来插入基础材料的(可能是一个木制的扶手,由于材质特性,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总的来说,狮魔的造型很沉重,而且相当粗略。艺术家没有专注于自然主义的细节,而是选择强调作品的体积,以最大限度地体现力量和权力。所执行的细节:鬃毛的坚实脊线、沉重的眼睑和眼角的皱纹、鼻子的阶梯状脊线和手掌状的络腮胡子,与作品其余部分的美学和谐一致。唯一的精致之处在于翅膀,相比之下,翅膀出乎意料地轻盈和优雅,并以精确、轻刻的线条,勾勒出不同类型的羽毛作为装饰。

乌拉尔图王国(Urartian)占领了如今土耳其和亚美尼亚境内的凡湖(Lake Van)沿岸。该王国位于亚洲、近东和西方的交汇处,确保了与许多不同民族的稳定接触,从而形成了受赫梯人、亚述人和腓尼基人等影响的物质文化。在古代,乌拉尔图是一个主要的青铜生产中心,制造各种商品,包括贴花、盔甲和大锅,不仅供当地使用和享受,而且还出口到希腊和弗里吉亚(Phrygia)等地区。

在近东艺术中,以神话生物为造型的顶饰和头像长期流行。亚述王座上的复合兽,狮身人面像、拉马苏(lamassus是亚述、巴比伦神话中的人首半狮半牛怪)、狮鹫等,是我们有翼狮子/公牛杂交的直接前身。大英博物馆所收藏的一组公元前8-7世纪的乌拉尔图王座元素,为我们的狮魔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参照物,同时也表明用精致的青铜配件装饰家具的做法在当时很有名。

与上面提到的从乌拉尔图首都,托普拉卡勒(Topprakale)出土的王座元素相比,我们狮魔的品质表明其出自一个更省级的工场,也许更靠近叙利亚边境:这只狮魔的重量,似乎显示了叙利亚北部雕刻和雕塑的影响,而不是在托普拉卡勒亚述宫殿式青铜器上更精致的风格。相比之下,可以看看公元前9-8世纪位于土耳其-叙利亚边境的哈拉夫遗址(Tell Halaf)的立石碑(orthostat)浮雕。

状况

一件引人注目、造型有力的铸铜顶饰,呈有翼有角的狮魔形状。这件顶饰由非常重的青铜所铸造,状态良好,只有爪子上有两个小孔。该作品的表面覆盖着部分颗粒状、斑驳的绿色和红色铜锈。一些冷刻的翅膀细节和狮子的解剖结构仍然清晰可见。

出处

20世纪70年代以前的艺术品市场;

曾由Nassib El-Sabbagh收藏,黎巴嫩贝鲁特;

曾由Elie Borowski收藏,瑞士巴塞尔(Basel),1970年代。

参考文献

关于大英博物馆的青铜王座元素,请参阅:
AZARPAY G.,《年表研究:乌拉尔图艺术和文物》(Urartian Art and Artifacts: A Chronological Study),伯克利(Berkeley),1968年,pl. 50, pp. 60-65。
PIOTROVSKII B.B.,《 乌拉尔图:凡王国及其艺术》Urartu: The Kingdom of Van and its Art,纽约,1967年,第30-31页,图17-18a-d。
关于哈拉夫遗址(Tell Halaf)的石质浮雕,请参阅:
《巴勒的土地:叙利亚,民族与文化论坛》(Land des Baal: Syrien, Forum der Völker und Kulturen),美因茨,1982年,nos. 168-169。
《叙利亚:记忆与文明》(Syrie: Mémoire et Civilisation),巴黎,1993年,第264-265页,nos. 227-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