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卢-罗马(Gallo-Roman)青铜神像:雷神塔拉尼斯(Taranis)

古罗马 · 公元2-3世纪

材质

青铜

尺寸

高: 12.7厘米(5英寸)

编号

18336

价格

6.5万瑞士法郎

Download PDF

咨询

  • Hidden
  • Hidden
  • 这个字段是用于验证目的,应该保持不变。

概述

实心青铜雕像是单件铸造的。所有细节得到进一步刻画,且非常精确。一个圆孔自上而下,从头部中心到塑像臀部,用来将小雕像固定在纵向结构上。平坦的头顶和脚的大致位置表明,这尊雕像是作为一个装饰元素固定在一个三脚架底座上的,可能是一个烛台或香炉(thymiaterion)。这种金属支架确实通常用来放置一个或多个装饰元素,如油灯或香杯。在我们的例子中,平坦的头部可以完美地支撑放置油灯或香杯的盘子。雕像的臀部和脚底,会有直径稍小的结构所支撑,从而形成一套完美的装饰品。

所代表的人物是一名中年男子。他赤裸的躯干显示出强壮的腹部肌肉;显示有乳头和肚脐;背部肌肉也很明显。他只穿了一件斗篷,斗篷落在左臂上,包裹着腰部和大腿上部。在雕像的背后,服装形成了一个厚实而扁平的环圈,让雕像更加稳定。这个人物是坐着的,双腿弯曲,张开。右腿向前伸展,而左腿则放在更后面,提供更多的支撑。人物没有穿鞋,让观者可以观察到每一根完美雕刻的脚趾;同样,手指也准确地表现出来。脸部的细节处理得特别好。每只眼睛的虹膜都得到完美的刻画;八字形小胡子和大胡须的须发,都清晰可见。精心雕刻的头发从中间分开;波浪形的头发落在额头上,遮住了耳朵。

他伸出的右手,挥舞着一个霹雳,创造了一个摇摆的动作,腹部肌肉组织和蜿蜒的脊柱,完美地强调了这一点。左手可能也拿着一个标志物,但现在已丢失,这一点从垂直的圆孔中可以看出。整体的工艺和所保留的属性,使我们能够有把握地确定这个人物,是罗马神话里的朱庇特神(god Jupiter),他在高卢-罗马(Gallo-Roman)神灵的形式,是雷神塔拉尼斯(Taranis)。这件作品可以追溯到公元2或3世纪,是在高卢(Gaul)制作的。尽管该人物的体貌特征,与凯尔特艺术中该神的原始肖像有关,但该神可能被固定在罗马烛台或香炉上的假设,使我们得出这个较晚的日期。塔拉尼斯(Taranis)是雷霆、闪电和宇宙力量之神。他主要在高卢受到崇拜,并与希腊-罗马万神殿的最高神朱庇特等同。事实上,由军队、行政部门和地中海世界的移民引进的古典罗马神灵,并没有完全取代凯尔特人的祖传宗教仪式;相反,他们与这些宗教仪式相互影响。这导致了两种神(罗马和高卢)的融合或并置。对凯尔特人来说,神性体现在自然界中,体现在其现象和不同的地方。因此,神的力量会以动物和神话生物的形式出现。在希腊和罗马宗教的影响下,高卢诸神仍然受到崇拜,但以罗马名字和人类形式出现。这种宗教融合的现象,因此产生了称为高卢-罗马(Gallo-Roman)的神灵。

根据他的传统肖像,塔拉尼斯手持雷电(凯尔特语中的塔兰/Taran in Celtic)和一个轮子,可以解释为太阳轮、星空的宇宙轮或雷霆战车的轮子,这是一种震动天空并伴随闪电的噪音。鉴于雕像左手上的穿孔,这里拿的东西可能是权杖,这是塔拉尼斯和朱庇特所代表的至高无上的神的一种独特属性。这里的脸型,包括头发、胡须和胡子,显然与凯尔特人肖像画的起源有关,这可以从现藏于哥本哈根丹麦国家博物馆的“Gundestrup大锅”上看到(一件复制品藏于法国里昂的Gallo-Roman博物馆)。这个大锅由12块装饰丰富的银板组成,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世纪,是凯尔特神话的一部分综合体现。大锅展示了雷神塔拉尼斯的形象,从正面看,其面部特征与我们的雕像相似。

状况

完好无损,有美丽明亮的铜绿,有轻微的凝结物。

出处

1992年以前的艺术品市场;

曾由Sidney Nolan爵士收藏,O.M.,A.C.,C.B.E.(1917-1992年)。

展出记录

PAD伦敦艺术+设计展,2019年

BRAFA艺术展,2019年

BRAFA艺术展,布鲁塞尔,2013年

参考文献

《经典神话词典》(LIMC:Lexicon Iconographicum Mythologiae Classica),第七卷,苏黎世-慕尼黑,1994年,s.v. 雷神塔拉尼斯(Taranis):第843-845页。

《经典神话词典》(LIMC:Lexicon Iconographicum Mythologiae Classica),第八卷,苏黎世-慕尼黑-杜塞尔多夫,1997年,s.v.宙斯/尤比特(Zeus/Iuppiter):第310-486页。

关于带有雕像装饰的烛台和香炉(thymiateria)的相关示例,请参阅:

BAILEY D.M.,《大英博物馆灯具目录:第四卷,金属、石材灯具和灯台》(A Catalogue of the Lamps in the British Museum: IV, Lamps of Metal and Stone and Lampstands),伦敦,1996年,编号Q 3862(图98-99),Q 3866(图101),Q 3905(图122-123)。

TESTA A.,《烛台和香炉》(Candelabri e thymiateria),罗马,1989年,第55-56、58-59号。

关于高卢-罗马(Gallo-Roman)宗教,请参阅:

FELLMANN R.,《高卢-罗马的瑞士:五个世纪的历史》(La Suisse gallo-romaine: Cinq siècles d’histoire),瑞士洛桑(Lausanne),1992年,第251-289页(宗教),第257页(雷神塔拉尼斯(Taranis)),第252、254、261、273、275页(朱庇特(Jupiter))。

关于凯尔特艺术及其图像,请参阅:

《凯尔特艺术》(Celtic Art),巴黎,1990年(特别是关于“Gundestrup大锅”的第154-155页;即使一些考古学家质疑其真实性,“Gundestrup大锅”仍然提供了一个有趣的案例研究)。

DUVAL P.-M.,《凯尔特人》(Les Celtes),巴黎,1977年。

MÜLLER F. (编),《凯尔特艺术,公元前700年-公元700年》(L’art des Celtes, 700 av. J.-C.-700 apr. J.-C.),瑞士伯恩(Berne),200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