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腊大理石头像:女王阿西诺二世(Arsinoe II)

古希腊 · 公元前3世纪

材质

大理石

尺寸

高: 35.5厘米(14英寸)

编号

19519

价格

价格另洽

Download PDF

咨询

  • Hidden
  • Hidden
  • 这个字段是用于验证目的,应该保持不变。

概述

这尊大理石头像的造型所反映出的特征,无疑是极具个性的,并表明这是一尊人物肖像;所有的特征都表明,这很可能是托勒密女王阿西诺二世(Ptolemaic queen, Arsinoe II)的肖像。她是希腊化时期古埃及第一代国王托勒密一世(Ptolemy I )和贝勒尼斯一世(Berenice I)之女,嫁给了亚历山大大帝的继任者之一利西马科斯(Lysimachus),并成为了色雷斯、小亚细亚和马其顿(Thrace, Asia Minor and Macedonia)的女王。丈夫死后,她来到亚历山大城,与自己的兄弟托勒密二世结婚,这是古埃及的一种习俗;两人都被冠以Philadelphoi(兄妹之爱)的称号。在公共场合和仪式上,她和哥哥并肩作战;她对外交政策作出了重大贡献。

她的肖像首先在铸币得到证实,同时也在浮雕陶瓷和石刻作品中得到证实。有几尊大理石头像被认为是阿西诺的肖像,有些是明显的古埃及或古希腊古典风格;但是,没有一个像现在这座雕像一样,与女王的既定肖像如此接近。虽然这可能是一尊遗像(略微理想化和年轻化),但准确地再现了她那低眉勾勒出的大大的眼睛,长长的鼻子和她特有的椭圆形前额轮廓;丰满而微微张开的嘴唇,坚实的下巴,脖子上有维纳斯环(古罗马人对女性脖子上堆积的肉环誉为“维纳斯环“)。

发型编成几条盘绕的辫子(所谓的Melonenfrisur)。前额上方有一顶设计复杂的头饰。这是皇室显赫的标志,也是一件精致的珠宝,由黄金和宝石组成,很可能是石榴石。大理石雕刻的高度风格化,头饰由一个环环相扣“大力士绳结”(Heracles knot)、带有涡旋的壁柱柱头组成,所有这些都由水平链节隔开,两边还有编织的金辫子。

在亚历山大和希腊化的埃及制作的许多大理石作品中,只有头部的前半部分是用出口的、昂贵的白色大理石雕刻的;女性雕塑的背面通常用面纱覆盖,以彩绘石膏、木材或石灰石制作。另一个特点是大型雕像的典型组装方式,即用一块单独的大理石块雕刻的头部和颈部,插入雕像顶部的一个特殊空腔中(有时用不同种类的大理石制成,让整个雕像产生色彩效果)。

阿西诺二世(Arsinoe II)的肖像,出现在一系列的浮雕彩陶器皿上,特别是作为与皇家祭仪阿西诺伊亚(Arsinoia)相关的祭坛的祭坛壶(oinochoai)(由刻有铭文的献祭证明)。女王的形象是正面站立的,穿着希腊服装(chiton,himation),一只手拿着一个聚宝盆(cornucopia),另一只手从一个瓶子里倒着奠酒(libation);手臂伸向祭坛。由于这样的构图,头像顺着拿着碗的手臂的方向,转到了一边。这个头像可能属于类似的构图(因为头和脖子的位置表明头转向人物的右侧)和设计的雕像,可能代表生命女神Arsino-Isis(阿西诺伊西斯)或命运女神Arsino-Tyche(阿西诺堤喀)。

右耳并非由同一块大理石雕刻而成(如图所示,可能是与面纱一起用石膏制成),而左耳则是突出的模型。左耳的耳垂上有一个孔,用来放置金耳环或镀金青铜耳环。左耳下方的脖子上也有两个孔,显然是用来固定的。根据女王独特的肖像,这可能是出现在硬币上她耳朵下面的一个小角(黄金八角和白银十角)。大约在公元前268年,在阿西诺死后不久,托勒密二世以他妹妹和妻子的名义,发行了这些硬币。女王戴着斯泰发耐(stephane,即古希腊妇女头饰的通称);面纱遮住了她的头和脖子,耳角清晰可见,这被认为是女王与古埃及强大的阿蒙神(Amun)或公羊神(Khnum)有关的标志。这也是托勒密王朝对亚历山大大帝的继承和对他的神化的政治暗示。在锡瓦的宙斯阿蒙神谕中,亚历山大被认为是融合之神宙斯阿蒙的儿子。他作为有角的阿蒙的形象,出现在阿西诺的第一任丈夫莱西马科斯(Lysimachus)铸造的钱币上。

由于阿西诺生前被神化,她的敬拜雕像在古埃及和整个古希腊世界的许多地方被竖立起来。她被当作生命女神伊西斯(Isis)、命运女神堤喀(Tyche)、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Artemis)和爱与美之神阿佛洛狄忒(Aphrodite)来崇拜。

状况

完整无缺;表面有风化的黄灰色斑纹;面部右侧和头部背面有一些包浆,有一些新的缺口;背部中间有一根铁钉,可能是用于连接单独制作的背部部分和面纱;半身像左下方有一个旧的缺口;耳垂上有一个耳环的孔;下面有两个钻孔,可能是用于连接一个标志物。

出处

1960年以前的艺术品市场;

曾由Heinz Hoek博士私人收藏,瑞士巴塞尔,1960-1970年(他收藏的一个伊特鲁里亚有盖双耳瓶和一个阿提卡盘,后来被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购)。

展出记录

TEFAF纽约春季展,2018年

西雅图艺术博览会,2019年

参考文献

CARNEY E.D.,《皇室生活:埃及和马其顿的阿西诺》(Arsinoë of Egypt and Macedon, A Royal Life),牛津,纽约,2013年。

KYRIELEIS H., 《托勒密王朝的肖像》(Bildnisse der Ptolemäer),德国柏林,1975年,pp. 78-94, 178-180, pls. 70-81 `。

PICÓN C.A., HEMINGWAY S., 《佩加蒙和古代世界的希腊化王国》(Pergamon and the Hellenistic Kingdoms of the Ancient World),美国纽约,2016年,pp. 208-209 no. 129, p. 228 no. 161。

PFROMMER M.,《 来自古希腊时代古埃及的希腊黄金》(Greek Gold from Hellenistic Egypt),美国洛杉矶,2001年,第33-41页。

SMITH R.R.R.,《古希腊皇家肖像》(Hellenistic Royal Portraits),牛津,1988年,pp. 91, 166 no. 53, pls. 37, 2-3;75, 5。

SMITH R.R.R.,《古希腊雕塑》(Hellenistic Sculpture), 纽约,1991年,pp. 207-208, figs. 2301; 231。

SAVVOPOULOS K., BIANCHI R.S., 《亚历山大博物馆中的亚历山大雕塑》(Alexandrian sculpture in the Graeco-Roman Museum),亚历山大城,2012年,pp. 42-43, no. 6。

STANWICK P.E.,《托勒密王朝的肖像》(Portraits of the Ptolemies),奥斯汀,2002年,第35页;图215。

THOMPSON D.B.,《阿西诺·菲拉德尔福斯的肖像》(A Portrait of Arsinoe Philadelphos),载于《美国考古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Archaeology) 59 (3),1955年7月,第199-206页。

THOMPSON D.B., 《托勒密祭坛壶和彩陶雕像,统治者文化的各个方面》(Ptolemaic Oinochoai and Portraits in Faience, Aspects of the Ruler-Cult),牛津,1973年。

TROXELL H.A.,《阿西诺的非纪元》(Arsinoe’s Non-Era),载于《美国钱币协会博物馆笔记》(American Numismatic Society Museum Notes) 28,1983年,第35-70页。

WALKER S., HIGGS P., 编,《埃及艳后:从历史到神话》(Cleopatra of Egypt: From history to myth),普林斯顿,2001年,p. 46 no.8; p. 69 no.48; p. 83 no. 69; p. 85 no. 79。

《当希腊人统治埃及:从亚力山大到埃及艳后》(When the Greeks Ruled Egypt: From Alexander to Cleopatra), 普林斯顿和牛津,古代世界研究所,纽约大学,2014年,pp.4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