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埃及皇家石英石半身像(法老Sesostris)

古埃及 · 中王国(公元前19世纪第12王朝)

材质

尺寸

宽: 66厘米

高: 80厘米

编号

19552

价格

价格另洽

Download PDF

咨询

  • Hidden
  • Hidden
  • 这个字段是用于验证目的,应该保持不变。

概述

这座非凡的半身像,从腹部到头顶的部分保存完好,由石英石雕刻而成,石英石是古埃及人使用的所有石材中最耐用的一种。这种持久性的象征,赋予这一雕像以永恒的品质。石英石的红棕色也同样具有象征意义,因为根据古埃及文献,这种色调与太阳有关。因此,这位法老的形象,被认为是代表永恒的太阳神,拉(Re)。

 

法老胸膛赤裸,头戴内梅什王巾(Nemes),王巾的垂饰落在肩膀上,王巾后部的所谓“猪尾巴”,与背部脊柱对齐,末端落在支撑柱的顶部。王巾上有圣蛇标记(uraeus),即神圣的眼镜蛇,其作用是象征性地保护法老免受一切危险。

 

躯干和手臂的造型肌肉发达,意味着法老职位所固有的力量。两只看似不成比例的大耳朵,从内梅什王巾中突出来,但耳朵是故意做大的。这对大耳朵表明,无所不能的法老也是”无所不知”的。大耳朵隐喻着法老可以而且也会听从臣民在宫廷中向他提出的每一项请求。这一时期的一部文学作品《能言善辩的农民》(Eloquent Peasant)讲述了一个社会地位低下的臣民被一个有权势的官员冤枉后,如何亲自到法老面前申辩,并为他所受的冤屈伸张正义。

 

法老的面部特征带有岁月的痕迹,与法老强健的体魄形成了明显的对比。躯干和脸部之间的差距,在误用西方艺术史的解释方面自相矛盾。事实上,古埃及人习惯于在非常理想化的身体上,结合表现出这种现实的、肖像般特征的头像。

 

这位法老的肖像特征,一直是艺术史学家们无尽猜测的对象。早些时候,这样的形象被认为是莎士比亚的名言,“欲戴王冠,必承其重”(Heavy is the head that wears the crown)。学者们把中王国的法老们称为“牧羊王”(Shepherd Kings)。这两种说法都表明,对众多农业人口困境的担忧,导致了法老们脸上的忧郁特征,如这尊雕像所示。

 

最近,人们提出了一种不那么浪漫的说法来描述这些疲惫的面孔。这种说法与古埃及艺术相一致,因为古埃及艺术是视觉性的,必须理解为社会礼仪的表现。随着中王国的开始,某些精英成员的财富超过了法老,但却被剥夺了相应的政治权力。这些精英成员也是《节俭法》的对象,他们的财富不能在公共场合炫耀,以免让经济上处于劣势的法老尴尬。面对这些障碍,精英们选择用带有岁月痕迹的面孔来代表自己。这些现实主义的形象,与同时代法老的乏味的理想化形象截然不同。这些差异在古代是如此的惊人,以至于所有的精英成员,对于这些现实的面孔,意识到所代表的不是法老。因此,为了弥合这一视觉鸿沟,当时的法老们选择用同样的方式来表现自己,脸部的特征带有年龄的痕迹。我们所讨论的法老雕像,就是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创作的。

 

这尊雕像的风格,特别是脸部和躯干处理的矛盾差异,以及大耳朵都表明,雕像代表了第十二王朝的法老,其中有三位名为塞索斯特里斯(Sesostris)的法老。

 

这些雕像可以分为三个不同的组别,每个组代表其中一位法老。与普遍的观点相反,这三组中每位特定法老的雕像,都表现出一定程度的风格差异,以至于没有一种主导的艺术风格,可以作为统一这三组雕像的共同标准。

 

因此,例如,为塞索斯特里斯一世(Sesostris I)所刻的雕像,如在柏林的一尊雕像的头部和躯干,既表现出水平对齐的嘴,又表现出胸肌上圆盘状的乳头。同样的嘴部雕刻,发现于利斯特(Lisht)出土的同一位法老的雕像中。在我们的雕像上,明显的”皱眉”特征和下翻的嘴唇表明,我们面对的不是该法老的雕像。

 

在维也纳,有一尊为塞索斯特里斯二世(Sesostris II)所雕刻的躯干半身像,似乎是利斯特(Lisht)出土的塞索斯特里斯一世(Sesostris I)表现形式的一个较为柔和版本。然而,这尊雕像嘴巴又是水平的,没有呈现出撅嘴的样子。

 

根据这些观察,我们雕像的面相特征,似乎与确定为塞索斯特里斯三世(Sesostris III)的雕像最接近。那些雕像都表现出同样的撅嘴,但也有沉重的眼睑,而这尊雕像却没有强调这一点。如果只依靠下垂的嘴唇来创造撅嘴的印象,那么人们倾向于将我们雕像中描绘的法老,确定为塞索斯特里斯三世。

 

然而,鉴于这种风格上的分析,更为谨慎的做法是避免坚持特定的身份。这种特殊性,掩盖了关于这尊雕像的美学质量、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决定性相互作用,以及象征性的永恒、太阳的特征的讨论,这些都是石英石的特殊选择赋予这个不朽的形象的,这尊雕像作为一件艺术品的主导存在,占据了舞台中心。

出处

1995年以前的艺术品市场;

曾由Douglas H. Fisher收藏,英国,约为20世纪60年代;

于20世纪70年代末在伦敦展出;

曾由Robin Symes有限公司收藏,英国,1995年之前;

曾由美国私人收藏家收藏,科罗拉多州,于1995年在伦敦购得;

于1995-2007年在美国科罗拉多州展出。

出版记录

《晚报》(Le Soir),2008年9月20日;

《水晶IV》(Crystal IV),日内瓦,纽约,2012年;

《观点杂志》(Point de Vue),2012年9月10日;

《费加罗报》(Le Figaro), ,2012年9月14日;

《晚报》(Le Soir),2012年9月15日。第40页;

《Robin des Arts》 2012年9月14日。

展出记录

古董双年展,巴黎,2008年9月;

古董双年展,巴黎,2012年9月。

参考文献

关于将中王国法老视为“牧羊王”的经典说法,请参阅:

WILSON J.A., 《埃及的负担:对古埃及文化的解读》(The Burden of Egypt: An Interpretation of Ancient Egyptian Culture)芝加哥,1951年。

关于精英阶层主动引入以岁月痕迹为特征的图像的讨论,请参阅:

DELANGE E., 《卢浮宫博物馆:中王国时期(公元前2060-1560年)古埃及雕像目录》(Musée du Louvre: Catalogue des Statues égyptiennes du Moyen Empire(2060-1560 avant J.-C.)),巴黎,1987年。

这部作品的插图虽然年代久远,但仍然是讨论中王国法老形象的基石:

EVERS H.G., 《石头上的国家:中王国时期古埃及雕塑的纪念物、历史和意义》(Staat aus dem Stein: Denkmäler, Geschichte und Bedeutung der ägyptishen Plastik während des Mittleren Reichs),慕尼黑,1929年。

关于中王国的总体情况,请参阅:

WILDUNG D., 《古埃及的黄金时代:中王国时期》(L’age d’or de l’Egypte. Le Moyen Empire),瑞士弗里堡(Fribourg),1984年。

关于中王国法老形象的讨论,请参阅:

WILDUNG D., 《Sesostris 和 Amenemhet:中王国时期的埃及》(Sesostris und Amenemhet: Agypten im Mittleren Reich),慕尼黑,1984年。

关于法老塞索斯特里斯三世(Sesostris III)的雕像,请参阅:

FARSEN P.,《塞索斯特里斯三世的雕塑:对古埃及中王国皇家艺术的贡献》(Die Plastik Sesostris III. Ein Beitrag zur königlichen Kunst des ägyptischen Mittleren Reichs), 德国诺德斯特德(Norderstedt),2010年。